内容详情
金权法律咨询服务
Tel:0513-xxxxxxxx
以良法致善治 ——关注刑法修正案十一“妨害安全驾驶罪”
来源: | 作者:金权法务 | 发布时间: 2021-03-10 | 932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年来,刑法立法一直在做加法,这与社会转型期的需求是一致的,而这次修订的刑法修正案十一突出的一点就是增加了新的罪名。但罪名的增加,背后往往源于一场灾难,而对于妨害安全驾驶行为的关注正是以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发展到顶峰,当事女乘客与司机互殴导致车辆失控坠江,酿成十余人殒命的悲剧。该事件造成了十分严重的社会影响,教训十分深刻,引起各界讨论,最终推动立法。

_
一、新闻回顾[1]
2018年10月28日10时08分,冉某驾驶渝F27085号大型普通客车(车内人数待查)由江南新区往北滨路行驶,当车行驶至万州长江二桥桥上时,与邝某某驾驶的由城区往江南新区行驶的渝FNC776号小型轿车(车内只有驾驶人)相撞,造成渝F27085号大型普通客车失控冲破护栏坠入长江,渝FNC776小型轿车辆受损、小车驾驶人受伤的交通事故。
调查结论
10月28日凌晨5时1分,公交公司早班车驾驶员冉某(男,42岁,万州区人)离家上班,5时50分驾驶22路公交车在起始站万达广场发车,沿22路公交车路线正常行驶。事发时系冉某第3趟发车。9时35分,乘客刘某在龙都广场四季花城站上车,其目的地为壹号家居馆站。由于道路维修改道,22路公交车不再行经壹号家居馆站。当车行至南滨公园站时,驾驶员冉某提醒到壹号家居馆的乘客在此站下车,刘某未下车。当车继续行驶途中,刘某发现车辆已过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车,但该处无公交车站,驾驶员冉某未停车。10时3分32秒,刘某从座位起身走到正在驾驶的冉某右后侧,靠在冉某旁边的扶手立柱上指责冉某,冉某多次转头与刘某解释、争吵,双方争执逐步升级,并相互有攻击性语言。10时8分49秒,当车行驶至万州长江二桥距南桥头348米处时,刘某右手持手机击向冉某头部右侧,10时8分50秒,冉某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侧身挥拳击中刘某颈部。随后,刘某再次用手机击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格挡并抓住刘某右上臂。10时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车辆时速为51公里),导致车辆失控向左偏离越过中心实线,与对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车辆时速为58公里)相撞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
对驾驶员冉某事发前几日生活轨迹调查,其行为无异常。事发前一晚,驾驶员冉某与父母一起用晚餐,未饮酒,21时许回到自己房间,精神情况正常。事发时天气晴朗,事发路段平整,无坑洼及障碍物,行车视线良好。车辆打捞上岸后,经重庆市鑫道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鉴定,事发前车辆灯光信号、转向及制动有效,传动及行驶系统技术状况正常,排除因故障导致车辆失控的因素。
根据调查事实,乘客刘某在乘坐公交车过程中,与正在驾车行驶中的公交车驾驶员冉某发生争吵,两次持手机攻击正在驾驶的公交车驾驶员冉某,实施危害车辆行驶安全的行为,严重危害车辆行驶安全。冉某作为公交车驾驶人员,在驾驶公交车行进中,与乘客刘某发生争吵,遭遇刘某攻击后,应当认识到还击及抓扯行为会严重危害车辆行驶安全,但未采取有效措施确保行车安全,将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刘某,后又用右手格挡刘某的攻击,并与刘某抓扯,其行为严重违反公交车驾驶人职业规定。乘客刘某和驾驶员冉某之间的互殴行为,造成车辆失控,致使车辆与对向正常行驶的小轿车撞击后坠江,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因此,乘客刘某和驾驶员冉某的互殴行为与危害后果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两人的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已触犯《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之规定,涉嫌犯罪。
二、法律规定
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二:“对行驶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使用暴力或者抢控驾驶操纵装置,干扰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驶,危及公共安全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前款规定的驾驶人员在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上擅离职守,与他人互殴或者殴打他人,危及公共安全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三、立法背景解析
1.人民网时评:[2]
近段时间,重庆万州发生的公交车坠江事故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当事女乘客与司机互殴导致车辆失控坠江,酿成十余人殒命的悲剧。事件造成了十分严重的社会影响,教训十分深刻。据报道,此次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发生之前,各地发生过多起乘客抢夺公交车司机方向盘,或殴打行驶车辆上的司机的恶性案件,最终的判处大都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为量刑点,虽然都判处了刑期,但大都又会以“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的方式终结。
在此背景下,为厘清公交车驾驶员和乘客之间的权利义务和行为责任分配等问题,加大对以危险方法妨碍公交车辆、地铁车辆司机正常驾驶的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十分必要而迫切。
我国刑法明确规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公交车是最普通的大众运输工具,乘客众多,公交车司机身系一车乘客的安危,责任重大,但以往法律条文没有特别强调这一点,此次若将采用威胁、暴力方法侵犯正在驾驶公共交通工具驾驶人员的人身权;强行干扰公共交通工具的正常行驶,或抢夺方向盘威胁公共安全等行为纳入“妨害安全驾驶罪”,都将填补法规盲点,乃实事求是地完善制度,完善法律之举。
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
背景解析:
近期,一些地方接连发生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妨害安全驾驶的行为。有的乘客仅因琐事纷争,对正在驾驶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实施暴力干扰行为,造成重大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社会反响强烈。为依法惩治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违法犯罪行为,维护公共交通安全秩序,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制定本意见。
四、全国首例案例评析[3]
2020年5月22日上午,被告人周某某乘坐大客车,经停至常州市金坛区某地时,因下车地点及车费问题与大客车驾驶员陆某某发生争执。争执过程中,被告人周某某上前采取按车辆控制台上的按钮、扭转点火锁钥匙等方式,强行导致车辆失去动力。后经陆某某控制好车辆减速滑行至前方路边迫停。
金坛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周某某抢控行驶中的公共交通工具操作装置,干扰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驶,危及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安全驾驶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二规定,以妨害安全驾驶罪判处被告人周某某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法院评析:在正常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上通过干扰司机、抢控操纵装置的行为妨害正常行驶的行为有危及公共安全的重大隐患。市民应文明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尊重驾驶人员工作,切勿因小事干扰正常驾驶,共同维护公共交通安全。
五、法律责任
需要重点强调的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于2019年1月8日发布实施的《关于依法惩治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公通字〔2019〕1号)在《刑法修正案(十一)》施行后仍然具有法律效力。该意见中相关规定,体现了惩处此类犯罪宽严相济的政策:
本法中所规定需要重点关注的是所使用的是危及公共安全,相对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言是轻罪。所以在相关案件的办理中需要注意区分。
而构成本罪第1款规定的犯罪需要满足以下条件:[4]
一是犯罪的主体主要是公共交通工具上的乘客,个别情况下,车辆上的售票员或者安保员也可能与驾驶人发生冲突。
二是行为发生在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上,包括公共汽车、公路客运车、大中型出租车等车辆。
三是行为人实施了对驾驶人员使用暴力或者抢控驾驶操纵装置的行为。“抢控驾驶操纵装置”并不需要行为人实际控制驾驶操作装置,只要实施了争抢行为即可。
四是行为人的行为干扰公共交通工具的正常行驶,危及公共安全。即行为人的行为足以导致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安全行驶,车辆失控,随时可能发生乘客、道路上的行人、车辆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现实危险。如果行为人只是辱骂、轻微拉扯驾驶人或者轻微争抢方向盘,并没有影响车辆的正常行驶,不宜作为犯罪处理,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依法予以治安处罚。
第2款是关于驾驶人员擅离职守,与他人互殴或者殴打他人,危及安全驾驶的犯罪及其处罚的规定。构成本款规定的犯罪需要满足以下条件:
一是犯罪的主体是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
二是行为发生在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上。
三是行为人实施了擅离职守,与他人互殴或者殴打他人的行为。这里的“擅离职守”指驾驶人未采取任何安全措施控制车辆,擅自离开驾驶位置,或者双手离开方向盘等。
四是行为人的行为危及公共安全。即行为人的行为足以导致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安全行驶,车辆失控,随时可能发生乘客、道路上的行人、车辆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现实危险。如果行为人只是辱骂、轻微拉扯乘客等,并没有影响车辆的正常行驶,不宜作为犯罪处理,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依法予以治安处罚。
第3款是关于实施本条规定的犯罪同时构成其他犯罪如何处理的规定。行为人实施本条第1款、第2款规定的犯罪行为,也可能同时触犯刑法的其他规定,构成刑法规定的其他犯罪,如果与本条规定的犯罪行为出现了竞合的情形,应当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同时在上述两高一部的意见中,对此类案件处理的界限做了具体分析:
在办理案件过程中,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要综合考虑公共交通工具行驶速度、通行路段情况、载客情况、妨害安全驾驶行为的严重程度及对公共交通安全的危害大小、行为人认罪悔罪表现等因素,全面准确评判,充分彰显强化保障公共交通安全的价值导向。
因此并不是所有妨害驾驶的均需要定罪,只有危及了公共安全的才考虑入罪,而造成严重后果的,比如类似万州案的情形,还是需要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写在最后,通过立法将此类案件的严重后果进行明确规定,犯罪预防比刑事惩处更有意义。刑事处罚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一劳永逸的,仍然需要社会各界机枪宣传与监管,借助焦点案事件向全社会传递公安和司法机关坚决惩治妨害安全驾驶违法犯罪的坚定决心,提升公众的安全意识、规则意识和法治意识,形成保障公共交通安全的价值导向,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